重组家庭,怎样妥善处理生前身后事?

在新西兰,对于共同财产(或个人财产)的分割来说,婚姻和同居拥有同样的法律待遇。“重组家庭”是泛指结束了前一段的婚姻或同居,又开始新的一段婚姻或同居关系。通常来说,当人们开始或准备开始“重组家庭”的时候,已经人到中(老)年,或已经有了人生的阅历,积累了个人名下的财富,同时有未成年子女相伴生活。“重组家庭“的双方都可能如此,或者” 重组家庭“的一方如此。在” 重组家庭“的时候,原来的两个家庭,或一个家庭和一个单身人士,各自携带自己的财产,组成一个新的家庭。

通常来说,“重组家庭“的任何一方,会对自己带入” 重组家庭“的亲生子女,有特别的情感和眷顾。如果自己先于” 重组家庭“丈夫或妻子过世,希望至少把自己原先的财产完全的传给自己的子女。如果能更多的传给自己的子女,那就是锦上添花。在准备进入“重组家庭”,或已经在“重组家庭”之中的时候,双方或任何一方可以做哪些事情,或签署哪些法律文件,能在双方万一分居或某一方过世的时候,对自己或自己的子女争取利益或保护权益,避免纠纷或昂贵的法庭诉讼呢?

Image

我们看一个高等法院最近的案例:

基本事实经过:

1. 女方带着儿子于2002年到新西兰和丈夫会合;

2. 2005年间,女方和丈夫在奥克兰北岸卖了一处房产(北岸房产)作为家居;

3. 2010年,女方和丈夫分居分家产,得到北岸房产,过户到自己一个人名下;

4. 北岸房产地契上有银行抵押;

5. 女方和其母亲,儿子以及一个友人居住在北岸房产里;

6. 2012年间,女方认识了一位男士,他们双方保持“关系”六年,一直到女方过世。在2012年的时候,男方搬入北岸房产,和女方,女方的母亲和儿子一起居住;

7. 在和女方开始“关系”的时候,男方在奥克兰中区拥有一处房产(中区房产),在男方一个人名下。在男方搬入北岸房产后,男方把中区房产出租。中区房产目前的市政府估价是80万,房产没有贷款抵押。

8. 在法院审理中,确定男方的年薪超过10万;

9. 女方曾经是一家咖啡馆的大股东,咖啡馆于2011年售出。2012年间,使用咖啡馆的售出款,加上银行的贷款,女方公司又相继买入北岸的两家家咖啡馆生意。男方声称,他帮助女方支付了部分银行的贷款。

10. 女方和男方把他们的资金归拢在一起,双方都对偿还银行贷款做出了贡献。男方声称,女方曾经承诺,在咖啡馆售出后,会用售出款偿还21万纽币的贷款。但是法庭认为没有独立的证据显示这一点。

11. 2013年间,男方出借6万纽币给女方在中国的兄弟买房。男方声称,女方承诺要归还这笔钱给男方;

12. 女方儿子作证说,这笔钱不用还,或者已经归还了。但是男方坚称没有归还过。

13. 2014年间,男方又给女方2万8千纽币,转入女方的银行账户;

14. 2014年底,用北岸房产抵押借贷的银行贷款,已经几乎全部还清。

15. 同时,女方和男方一起签署买房合约,购买北岸Greenhithe一处房产(第三个房产),女方,男方,女方母亲和女方儿子,居住在第三个房产里。

16. 购买第三个房产的定金是5万纽币,是从女方的银行账户里支付的。

17. 第三个房产的总价是$1,095,000。女方和男方共同向银行贷款$875,327,用于支付大部分过户款。银行的抵押注册在第三个房产的地契上;

18. 另外,还有一笔从另一家银行的贷款,数目是$218,315, 在女方一个人名下,用于支付第三个房产的其余过户款项;

19. 2015年,第三方房产过户完成;

20. 男方声称,他长期在女方公司的咖啡馆里工作,但是从未得到过任何报酬。但是女方的生意合伙人作证,否认男方的说法;

21. 2015年到2017年间,女方公司相继售出北岸的两家咖啡馆生意;

22. 2016年,女方和男方整理银行贷款,使得所有贷款集中在一家银行,贷款是双方的联名。欠银行贷款总数是$1,095,000, 贷款抵押物是第三个房产和女方个人名下的北岸房产。女方把北岸房产出租了。

23. 2015年中,女方被诊断身患癌症。儿子闻讯后,从外地回到奥克兰和母亲一起居住。2018年间,女方的健康状况变差。

24. 2018年4月间,女方找律师,签署了自己的遗嘱,基本内容是,女方把北岸房产(在自己一个人名下)传给儿子,第三个房产(联名Joint Tenancy)由男方独自拥有(有抵押),男方继续独自拥有中区房产,在此前提下,女方没有留给男方任何遗产;

25. 2018年5月间,女方过世;

女方过世后,男方认为,基于具体的事实经过,女方(其遗产)应该对男方进行进一步的补偿,并向法院提出的申请。男方的诉讼:

26. 男方的诉讼,没有基于1976年的婚姻(同居)共同财产法案,而是根据1955年的家庭保护法案(Family Protection Act 1955);

27. 共同财产法案的基本精神是,如果双方的“关系”不间断历时三年或以上,双方的“共同财产”假设是平分。任何一方如果认为自己应得多过一半,必须向法院举证,法院会依据事实和法律进行判决;

28. 家庭保护法的基本精神是,如果过世一方的遗嘱没有向申请人一方提供适当的安排或支持,法院可以,由法院自由决定,从过世一方的遗产里作出调整。但是,如若某一方提出这种诉讼,法院要把当作是所有相关的可能提出的申请人士的共同申请。如果申请人和逝者是同居(De Facto)(不是婚姻),除非同居人在逝者过世的时候和逝者一起居住并曾经对双方的同居关系做出过重大(Substantial)贡献,否则法院不接受同居人的申请。

29. 高等法院受理了男方的申请。

1111

女方的遗嘱:

30.女方律师作证说,在律师行的时候会面的时候,男方也在场。双方之间用中文沟通,律师是新西兰本地人,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是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变得“有火气”。

31.男方声称,当时的争论是关于男方在女方过世后,是否要对女方的儿子和母亲负责。他说,对于女方使用双方联名账户里的钱用于女方自己的事情,双方没有争议,女方本来就有这个权力。但是律师作证说,因为女方很明显的变得伤心,并开始哭泣,律师认为,男方在给女方施加压力。

32.最后,在男方不在场的时候,律师把遗嘱定稿,并由女方签署完毕;

33.为女方起草和见证签署遗嘱的律师作证说:

-她明白,第三个房产地契上是她和男方联名的(Joint Tenancy);

-在她过世后,第三个房产会自动归男方所有;

-第三个房产有银行抵押,女方在这个房产里有自己应得一部分;

-为此,女方认为,她不需要在自己的遗嘱里写明,在自己过世后,要为男方提供任何经济支持或补偿;

-女方表达的意愿很清楚,她就是要这样进行安排第三个房产,其余的所有财产都留给自己的儿子;

-女方签署的有关她的遗嘱的说明文件说,“我在遗嘱里没有留给对方(男方)任何东西,我明白,所有我和男方共同拥有的财产,将由于自动转给男方,变成男方独自拥有的财产,将不包括在我的遗产里。我独自拥有北岸房产,我意图这个房产是我个人的遗产,我希望尽可能的为我的儿子提供我的遗产。

34.女方的遗嘱内容是:

-赠送80万纽币给自己的儿子;

-其余遗产由信托管理,在儿子达到25岁的时候,全部转给儿子;

-不然,其余遗产转给自己的母亲;

-但是没有明确提及ANZ贷款的事宜;

35.女方的母亲作证说,作为文化传统,在女方过世后,女方的儿子应继续照顾女方的母亲。女方的母亲有这样的期待。

36.女方的儿子作证说,女方在世时对他说过,他会得到北岸的房子,所以,在女方过世后,自己的儿子和母亲有地方居住。

37.在女方过世后,男方得到了下列财产:

-联名账户里约43万多纽币;

-继承女方在第三个房产的所有权(市政府估价为1百45万纽币)。

38.在女方过世时,双方联名欠银行的款项是96万多纽币。

39.男方要求法庭作出以下判决:

-银行的联名贷款是用北岸房产和第三个房产做抵押的;

-计算银行贷款责任时候,北岸房产也要计算在内,负担部分对银行的还款;

-加上男方对其它方面作出的贡献,在男方拥有中区房产和北岸房产的前提下,女方的遗产执行人,还要支付约25万纽不给男方,作为补偿和支付北岸房产的贷款。 

40.简单来说,男方的诉求是,中区房产(在男方个人名下)归男方所有,第三个房产(男女双方联名)也归男方所有,由于购买第三个房产是用北岸房产(在女方个人名下)和第三方房产做的银行抵押,所以,女方个人名下的北岸房产(遗产)也要负担偿还第三个房产的银行欠款和补偿男方的过往贡献;

41.在综合考虑了双方的说法和事实经过后,法官判决,男方拥有第三个房产,但是要负担全部的银行还款。女方的遗产执行人不需要支付任何补偿给男方。女方的儿子拥有北岸房产,并且在男方归还银行贷款后,北岸房产地契上的抵押应该解除。

42.法官评论说,法院在考虑家庭保护法的案子时候,要谨慎保守,如果涉及婚姻(同居)共同财产的问题,当事人应该基于婚姻(同居)财产法案进行诉讼,而不是家庭保护法。

Image

根据本案的经过和判决,我们可以举一反三,进行一些相关的分析和讨论。

首先,为什么男方没有用1976年婚姻(同居)财产法案进行追诉,而是用家庭保护法呢?换句话说,如果男方用1976年婚姻(同居)财产法案进行追诉,结果大概会是怎样的呢?

根据1976年婚姻(同居)财产法案,基于本案的情况,男方可以在遗嘱执行获批后6个月之内,作出选择。选项A是向法院提出申请,按照1976年婚姻(同居)财产法案原则,分割双方的共同财产。选项B是,如果另一方是逝者遗嘱里的受益人而可以接受财产的话,以及在没有遗嘱的请款下,另一方有资格接受遗产或部分遗产而接受财产的话,不提出法院申请。

简单的说,1976年婚姻(同居)财产法案给了男方一个做比较和选择的机会,按照选项A得到的财产多,还是选项B多。如果按照选项A, 按照本案的基本情况,双方的“关系”持续了6年左右,已经超过了3年,法院可能会判决,中区房产是男方的个人财产,北岸房产是女方的个人财产,第三个房产是共同财产。共同财产按照财产和责任一人一半分配。结果可能要出售第三个房产,所得净值的一半归女方遗产。

很明显,男方在考虑之后,决定不能用1976年婚姻(同居)财产法案进行追诉,而是要用家庭保护法进行。

你可能会问,如果碰到类似的情况,当初女方应该怎样做,能在最大限度下,确保在自己过世后,能避免法院官司,并保障自己的财产能按照自己的意愿传给儿子?

我们列举一些常用的方法,应用在本案上,看会有怎样的大致结果:

家庭信托:
如果男女双方在一起生活后,设立了家庭信托,把中区房产,北岸房产以及第三个房产,都放在信托里,在女方过世后,女方的儿子和母亲能得到什么?或会发生什么?
这要看信托的文件内容是怎么写的。如果信托的架构如下:

设立人:男女双方;

信托人:男女双方,女方儿子加独立信托人;

一般受益人:男女双方,女方儿子和母亲;

最终受益人:女方儿子和/或其子女;

权力和决定:信托人集体拥有,并需要一致通过。

信托已经通过决议:房产的居住和出租等等。

如果有这样的信托存在,在女方过世后,如果男方要追诉自己的利益,事情会比较复杂。以法律概念而言,信托是另一个个体,信托人拥有信托里的所有财产。信托的权力在左右信托人手里,不是由女方一个人说了算,男方应该无法把信托里的财产,说成是女方的个人财产。如果全体受益人一致同意,信托人可以结束信托,但是要按照结束信托的条款和规定处置信托的财产。因为女方儿子是信托人之一,还有独立信托人,女方的儿子和母亲又都是受益人,如果他们反对,信托应该无法结束。即便结束,最终受益人是女方儿子和/或其子女。在面对信托作为障碍的时候,男方可以考虑是否能利用家庭法诉讼法案(Family Proceedings Act)里的条款进行追诉,或到法院申请结束信托等等。信托的成立需要双方的同意和把各自的物业过户到信托里,如果任何一方不同意或不愿意,信托不可能成立。即便成立了,任何一方也可以拒绝把物业过户到信托里。

双方签署了婚前(或婚后)协议:

如果双方已经签署了婚前(或同居前)协议,明确说明了双方各自的个人财产和共同财产,那么任何一方可以用遗嘱形式,安排自己的个人财产。如果协议的内容清楚,没有遗漏或含混不清,那么男方没有任何进行追诉的理由。这是民事协议,要双方自愿同意内容并签署,如果任何一方不愿签署,另一方也不能强迫。

遗嘱的意思很明确:

在本案的判决中,法官说过,女方的遗嘱里,有关一些重要的事情没有提及。例如,第三个房产给男方,但是没有提及用北岸房产和第三个房产进行抵押的贷款,应该怎样归还。当然,即便女方的遗嘱很全面,也很清楚,也并不能阻挡男方到法院,进行本案的申请和追诉。遗嘱是纯粹个人的文件,任何一方无需通知另一方或和另一方商量,完全可以自己找律师,起草和签署。

联系我们

如果您要查询或预订咨询,请致电09 366 6860,请发送电子邮件至info@focuslaw.co.nz 或将微信发送至“ evaho888”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