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居分家产,一方在地契上加了锁,另一方可以申请“解锁”吗?

在分居的时候,如果共同财产(或疑似共同财产)中有房产,其中一方的名字不在地契上,这一方很可能会通过律师,在地契上“加锁”,使得地契不能进行过户,以确保共同财产不会流失。这种“锁”一般有两种,一是婚姻共同财产法案之下的“锁”,指名字不在地契上的一方,有合理的理由认为,他/她在房产里有共同财产的份额,如果双方的关系超过三年,这个份额一般是一半,二是所谓的“推定信托”,意思是指名字不在地契上的一方,对房产做出了直接或间接的贡献,地契上的业主为做出贡献的一方代持由这种贡献计算出的金额。

有的时候,两把“锁”会注册在同一个地契上,保护名字不在地契上的一方的利益。如果被锁住的房产不需出售或过户给任何第三方,那么双方照常生活,直到双方的分居分家产事宜得到最终解决,例如,双方通过律师,签署了分居分家产的协议,其中会包括房产的处置和分配,“解锁”也会包括在处置的程序之中。

但是,如果另一方由于种种原因,急于将房产过户给第三方,或分割土地进行开发,这些“锁”就会阻碍过户或分割。有时候,注册“锁”的一方,可能是利用“加锁”这个动作,给对方施加压力,达到自己的目的。一方要保持自己的“锁”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另一方急于要对方“解锁“,以解燃眉之急,双方往往会相持不下,可能会去法院进行裁决。法院会解除这些”锁“吗?法院是怎么考虑这种申请”解锁“的案子?我们看一个近期高等法院的案例:

土地地契

1.夫妻双方的关系超过三年;

2.丈夫一方有个信托,在双方关系期间,妻子被加入到信托里,成为受益人之一;

3.信托拥有一个房产;

4.夫妻双方一直住在这个房产里;

可获得地契

5.后来双方分居,妻子在房产的地契上注册了上述那两把“锁“;

6.妻子认为,房产是双方的婚姻共同财产。丈夫对此强烈反对;

7.此时,信托已经和第三方签署买卖合约,出售这个房产,并同时和一个卖家签约,买入另一个房产;

8.丈夫要求妻子“解锁“,但是妻子坚决认为,”解锁“让丈夫或信托一方进行房产的交易,会对妻子自己的利益造成不可挽回的负面影响;

9.由于妻子拒绝“解锁“,所以信托卖房不能进行过户,卖房不成,银行会拒绝贷款,所以买房的合约也无法执行;

完整地契

10. 情急之下,丈夫到高等法院申请,要法院出具法令,对地契进行“解锁“;

11.法官认为,如果是婚姻共同财产,妻子最多也会得到一半的净值,如果是诉求“事实信托“的直接和间接贡献,那么比率会很小,一般是房产净值的2%左右;

12.法官决定,妻子一方“解锁“,信托一方卖房,并把所得净值全部用于买入另一个房产,在另一个房产买入过户后,并且在银行抵押也正式注册后,妻子一方可以在新买入的房产地契上再”加锁“;

13.法官认为,丈夫或信托一方不会“贱卖“房产,这样做对丈夫也没有好处。按照法院的要求做,不会对妻子一方的利益造成任何负面影响。从上述案例我们可以看出,有权利“加锁“的时候,就应该”加锁“,达到保护自身利益的目的,如果另一方提出”解锁“,这时候要仔细分析对方的理由和各个因素,而不是一味的拒绝。有时候,完全可以用律师之间的保证和合理程序,使得事情得到较为合理的解决。

电话: 09 – 3666 860, 或手机:021– 682138, 或021 – 682833,或发邮件至info@focuslaw.co.nz

请注意本文只为读者提供一般信息。在这篇文章中所包含的内容不构成法律意见。如需获得更多的相关信息,请联系Focus Law律师事务所的专业法律团队。我们很乐意为您服务。